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公益艺术坊走进深山,北京最北的村民跳起古典舞

新闻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蔓蔓日茂,蝉鸣渐起,夏日正当时。 拨穗礼成,当毕业典礼徐徐落幕,也宣告着大学四年的故事将要落下帷幕...

  • 发布三份重要研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成功召开

    构建AI驱动的数字信任新生态、探索数据治理和伦理的新实践、推动产学研一体化合作新机制……6月15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暨ISACA中国2024年度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会议伊始,ISACA全球副总裁SteveMole表示,随...

  •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春日繁花盛景不可辜负,现在的北京春和景明,春花竞相绽放,“踏青赏花”成为市民旅游出行和社交讨论热点;赏花景区、出行的选择更加丰富,多样化赏花模式“吹暖”春日旅游热潮。 清凉谷景区 密云清凉谷景区的山桃...

  •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儿们提供安全、健康的肉食保障。正值2024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家佳康携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在农历小年送上...

  •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1361亿美元,增长14.8%。数字营销已经成为品牌方最大的经营成本之一。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品牌方的管理层...

  • 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

    为提高女性的综合素质,提升女性智慧才能,推动女性教育事业发展,做好智慧女性教育和服务工作,2023年12月7日,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出席中国智慧...

商业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世界大学城精粹配套 体验家门口的city walk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世界大学城精粹配套 体验家门...

北京公积金贷款传来了好消息~提高超低能耗建筑公积金贷款额度!这个政策对新房是个大利好,符合上述条...

  •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年轻人生活图鉴,邻铁家总能给...

    对于在北京追梦的年轻人而言,喜欢这里的理由有很多。公平竞争的工作机会、便捷畅行的交通、大街小巷的烟火气…城市的种种美好,吸引着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但拼搏的背后,总渴望有一处安定的居所抚慰心灵。对于青年...

  • 美国西北樱桃王者巅峰 独领果界新风尚

    7月的天府之国悠闲如诗,阳光斑驳,茶香袅袅。在古朴又有气质的历史建筑1663陕西会馆中,迎来了美国西北樱桃“钻石品质 樱创未来—2024新鲜上市品鉴会”。     美国西北樱桃,以其独特的口感...

  • 长续航电动车的极限在哪里,台铃将用3800km超长里...

    2024年初,台铃集团执行总裁孙木楚深入神秘的北纬47度,在林海雪原内之中,勇闯前人未至之境,引发众多权威媒体热议,成为全网关注焦点。在万众见证之下,从乌带公路到小兴安岭大箐山,再到松花江莲花湖,孙木楚...

  • 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萌爆京城暑期档

    随着暑期开始,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即将于7月10日萌爆开场!这场为期近两个月的主题活动以“再现电影场景+深度互动体验+丰厚专属好礼” 颇受关注。活动期间,现场共设有7大打卡区、6项游戏互动、7场cos...

  • “华美十载,樱创未来” 美国西北樱桃新梦起航

    7月伊始,百年外滩罗斯福会馆迎来美国西北樱桃“华美十载 樱创未来”——东航包机直航十周年庆典&2024新鲜上市品鉴会”精彩启幕。 午后斜阳下,罗斯福会馆披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美国西北樱桃品鉴盛宴伴随着优雅的...

公益艺术坊走进深山,北京最北的村民跳起古典舞

发布时间:2022/11/15 财经 浏览:140

立冬那天晚上,北京主城区还残存些许秋意,但市域最北端的怀柔区宝山镇道德坑村,温度降至冰点了。村桥头边上的活动室里亮着灯,十三个昂首挺胸的妇女,每人手里攥着一把小巧的油纸伞,尽力让自己的肢体动作在古风音乐中看起来优雅。她们的白发和针织毛衣,在白炽灯下闪耀。

这支“舞蹈队”里年龄最大的是明书琴,今年67岁,她也随着队员们从房间两侧慢慢会集到中央。“美的。”戴耳麦的舞蹈老师于悠悠说道,她脸庞俊俏、十指纤纤,转过身来说,“人人真的都是艺术家。”

妇女们心直口快,一曲舞罢,她们围过来向于悠悠讲述自己有多喜欢跳舞,也惋惜现在身体发胖,舞姿不轻盈了。出生在南京城里艺术家庭的于悠悠,是第一次在农村开艺术坊。她没想到原先扭秧歌、跳广场舞的村民们,头一次接触传统艺术便那么热爱。

在深山开公益艺术坊

在来道德坑村做艺术家工作坊前,于悠悠对农村了解不多。她不愿意称自己在为村民们“授课”。她说,本来人人都是艺术家,她不过是一个“引路人”而已。

于悠悠在南京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长大。她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长大后一直从事艺术研究,并获得了北京大学艺术学博士学位,曾任北京舞蹈学院舞蹈考级院高级教师。早在2014年,她就有过一个想法,在村里开一个工作坊,让中国传统文化赋能乡村的文化振兴。

因为主题是中国传统文化,因此在“视觉艺术体验”部分,于悠悠从纸伞、团扇、折扇、宫灯等八个传统文化主题延展开来,选择中华传统绘画、手工技艺和非遗项目,带领村民进行参与式艺术创作,如书法国画绘制扇面,流沙笺古法制伞,押花工艺制作宫灯等。

在“表演艺术体验”部分,由于参与艺术家工作坊的主力是村里的舞蹈文艺骨干,因此于悠悠选择了中国古典舞,开展了身韵派古典舞、敦煌古典舞、汉唐古典舞和昆舞等多个学派的古典舞体验,包括剑技、绸技、袖技、扇技、伞技等。

1990年出生的驻村第一书记苑媛,是将工作坊引进村里的人,也是她把于悠悠介绍给村民们的。她是北京舞蹈学院科研处负责科研项目管理工作的老师,2021年12月来到道德坑村。这一年来,她像一座“桥”,将学校里的一些老师、学生引到这里,帮助村庄发展艺术文化。

于悠悠和苑媛在道德坑村开的工作坊,主题是“国风艺韵”,她们围绕中国传统文化展开工作,涉及团扇折扇文化、敦煌文化、纸伞文化等;而舞蹈部分则全部选取中国古典舞,如和团扇、折扇、纸伞、宫灯等相关的舞蹈动作,结合了身韵古典舞和汉唐古典舞。教授的舞蹈选自不同流派的古典舞,都围绕中国传统文化这个主题。

二人商议好,艺术工作坊围绕三部分展开,分别是:文化讲解、视觉艺术体验、表演艺术体验。工作坊将从10月持续到12月,计划开展8期文艺活动,活动结束后还将举办村民艺术品展览。所有展览品都将是村民们亲手制作的。

苑媛担任文化讲解部分工作,她做好PPT,给村民们上理论课。第一堂课,她给村民们讲团扇的历史和构造。当团扇的图片打在荧幕上的时候,PPT一页一页地播放,台下村民们盯着看。

于悠悠负责视觉艺术体验和表演艺术体验课程。第一堂课,她为村民们准备了绢质的空白团扇和水彩工具,让村民们随心在扇面上画。56岁的李灵英画了一只在花丛里翩翩起舞的蝴蝶,她开心地拿给人们看,“这辈子,第一次画画。”

11月7日下午,房间里音乐起伏,16名托着团扇的妇女,不紧不慢地随音乐表演完团扇舞。于悠悠站在音响旁,她全程没有打手势,看着队员们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我只和她们一起练了两个小时。她们的表现,就已经那么完美了。”

“人人都是艺术家”

“人人都是艺术家”“阿姨们真是美的”,是于悠悠在排练中常说的话。她说,生活本身充满了美学,这些根植于乡土里的乡亲们,她们虽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故事和对艺术的理解,他们能用自己的身体动作和舞蹈方式来述说自己的生命体验。

于悠悠发现,这座深山里的村庄,有浓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村里有十几个热爱表演的人,在以前的农闲时候,凑成一个临时“戏班子”,给大伙表演河北梆子、京剧、秧歌。

传统乡村有“闹社火”的传统。道德坑村是深山区的人口大村,自然就承担了为邻近村庄提供表演的重要责任。1954年出生的本村人王振岐说,他小时候就曾和村文艺队去外村表演节目,他声音亮、记性好,能背下大段《沙家浜》词儿,经过大人允许,也能登台表演,唱几段戏。

今年60岁的龚秀云,嗓门清亮,和外来人聊到兴趣爱好,清清嗓子,就能唱几句《沙家浜》:“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而描绘着江南烟雨的油纸伞,对龚秀云来说,充满了新奇和意境。十余把油纸伞,在音乐中轻轻旋转,衣袂挽起,每朵伞下的脚步微转;忽而伞面完全撑开,形成视觉强烈冲击的色彩构图。“这是美的。”她轻轻感叹。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11月7日上午,道德坑村活动室里,龚秀云和十来位村民们一块读了遍戴望舒的《雨巷》。情感饱满的诗句,唤起五十年前在学堂里的记忆,走出门外,她长舒一口气,感到无比知足。

从跳迪斯科到学古典舞

11月7日晚,村活动室玻璃上起了一层水雾,屋里面的人脱掉外套,头上热气腾腾。49岁的芦凤香见有陌生人进门拍照,冲着来人喊,“我跳得不好,要拍照,拍第一排的,她们年轻人跳得好。”

“90后”王金莉是芦凤香的女儿,是一个又高又瘦的姑娘,也是舞蹈队里最年轻的。她就站在第一排中间位置,转身、小碎步、合伞,能面带微笑着完成所有舞蹈动作,流畅、轻盈,油纸伞像荷花一样在空气中飘浮。

芦凤香觉得油纸伞舞蹈动作比较复杂,一些动作她总记不住,一些需要转身一圈的动作,她觉得自己做得不好看,“这动作咋那么难做呢?”但她还是不愿浪费和队友一起练习油纸伞舞蹈的时间,边做动作,边吐槽。

36岁的刘丽是村里的文化员,村里文化活动一般由她牵头负责。对文化活动兴致极高的龚秀云,是她的好帮手。村里人介绍,村里日常的文化活动,龚秀云会忙着张罗,总为举办活动出力不少。

“我就是爱玩。”龚秀云说,在2017年的时候,村里有了跳广场舞的固定地点。那会儿,人们就像跳迪斯科似的,喜欢选择节奏感强烈的音乐,然后肢体跟随强劲的节奏摆动。为了能接触到更多“迪斯科”风格的舞蹈,龚秀云有时候中午不睡觉,在电视上看跳舞节目。

道德坑村的村民们第一次接触古典舞,是在今年10月。于悠悠和苑媛的“国风艺韵”艺术家工作坊开班第一期。她们向村民们讲解了团扇的历史、构造、形状、图案、功能和团扇在舞蹈中的手势。

那也是龚秀云人生中第一次拿起画笔,在团扇上画出自己喜欢的图案,然后再跟着于悠悠学团扇舞。团扇舞舞姿优雅,人以团扇掩面,款款在舞台上移步,举止投足间气定神凝。“这是美的。”龚秀云评价起团扇和团扇舞,不经意间重复了于悠悠夸赞表述时常说的话。

村民靠文化有了收入

和大多深山村一样,道德坑村的许多户籍人口不在村里常住。道德坑村目前有户籍人口519人,常住在村里的300人左右。村里有8900亩山场,也有百万亩造林项目地块。因为山区生态林的低幼林养护、荒山造林和百万亩造林项目后期养护,政府有专项资金支持,村民可以在林场挣劳务费。

57岁的刘淑兰就在林场做护林员,她心脏不好又常年腰疼腿疼,需要天天吃药。老伴在村里公益岗工作,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再加上土地流转收益、每月领取的养老金,老两口一年收入在40000元左右。他们在村里算是普通收入家庭。

“钱是够花了。”11月7日上午,风很大,刘淑兰头上包着围巾在村活动室看妇女们排练。她说,去年三八妇女节的时候,她还和村里姐妹们表演了舞蹈,“只不过现在身体不如以前了。现在是有想跳舞的心,但没那个力了。”道德坑村只有一家超市,是62岁的王桂元开的,商店开了近20年了,一开始是间20平方米的房间,现在是190平方米的大开间了。

道德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高国民介绍,道德坑村去年人均收入达到24652元。村里除了“靠山吃山”,还在发展红色旅游产业。从2017年开始,村两委班子借助当地政策,整合烈士陵园、冀热察军区后方医院展馆、后方医院遗址等红色文化资源,注册成立集体企业,开发红色体验项目,并以此鼓励乡亲们建民宿、做餐饮,完善旅游配套设施建设。

2019年,红色基地年接待游客8800人次,团建场次203次,创造旅游服务相关收入55万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村里红色基地客流量减少,但高国民有信心,道德坑村的旅游产业会“满血复苏”。

如今,村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吸纳了不少年轻人的加入。王金莉从学校毕业后,在外面闯荡,后来见到村里发展起文旅产业。便在红色体验基地里找了一份工作,她成了道德坑红色体验基地的一名出纳员,当前来体验的人多的时候,她也会带队,做起讲解员。

李德义也是红色基地的讲解员,他很高兴现在能靠文化挣钱。他初中毕业后,开拖拉机、拉渣土、办养殖场、烧窑。但他一直喜欢写书法、朗诵诗词。曾有一些声音传到他耳朵里,“一个农民,学艺术有什么用?”

2017年,在高国民鼓励下,李德义应聘进入村里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对于这份职业,他很喜欢,他为此自学了快板书,自己写词自己唱。最忙的时候,他能一天沿着两公里的旅游线路,跑七个来回招待游客,“我不嫌累,因为在家门口领工资高兴,知道自己做着有意义的事也高兴。”

艺术让村庄凝聚起来

2022年是高国民第十年担任道德坑村党支部书记。原先村里人到了冬天,聚在一块打扑克、搓麻将,再后来,大家跳起广场舞,现在村里人竟然拿起画笔、挥舞长绸,或在油纸伞下翩翩起舞了。

“来,书记,您也画两笔。”11月7日中午,妇女们在于悠悠指导下用水拓绘画方法画油纸伞,几个年龄大些的妇女,将一旁站着的高国民拉过来,把画具塞到他手里。高国民20多岁出村去城市闯荡,做过餐饮、运输,在商海摸爬滚打几十年,小有所成。2012年,道德坑村党支部书记邢文举和村委委员温青国一起找到高国民,告诉他说:“你回来吧,帮助把咱村好好建设建设。”

娱乐方式发生了转变,这是乡村文化振兴的一部分吗?高国民发现,文化活动让人们更有凝聚力了。凭借这一点,过去十年,村子从一个深山沟的低收入村到成为全国文明村镇,村里红色相关文旅产业应运而起。这几年,村里和北京舞蹈学院对接合作,渐渐有了让村里人提起来就很骄傲的文艺队。

今年夏天,村民们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情景剧。明书琴在故事里扮演女一号,而和她搭戏的本应是年轻的男角色,但却是56岁的李灵英扮演的。“没办法,十几岁的年轻人,在农村可不好找。”李灵英说。

“我们村,还人人都会唱村歌呢。”明书琴指着墙壁上的歌词给外来人看,“烽火硝烟,拥军支前,山路崎岖长,送米当军粮,最后一尺布,灯前做军装。”这是今年7月份,北京舞蹈学院弘德星火小分队为道德坑村创作的村歌。

“要唱村歌吗?我也加入。”高国民快步走到文艺队最后一排站住。在活动室里排练完一天舞蹈后,他们面向红色基地的崭新墙壁,唱起雄壮的村歌。音乐响起,原本开玩笑的妇女们严肃起来。她们在嘹亮歌声中,整齐地迈出前进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