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腾退令”下,企业权益谁来保障

新闻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

商业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个人,心中都有一处理想人居。理想人居就应该是钢筋水泥城市中,那难得的一方绿意之地。鸟鸣响彻耳边,...

“腾退令”下,企业权益谁来保障

发布时间:2023/08/22 新闻 浏览:58

签约、装修,进驻园区才三个月,生产经营还没走上正轨,8月3日,一张腾退通知书让朝阳区铭基国际创意公园里的中小企业一下全慌了。各企业负责人纷纷拨打12345热线求助,一方面腾退只给了大约一周的期限,让人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关于退费、赔偿等各方面事宜一直没有明确解释。突如其来的腾退究竟为何?这些中小企业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障?记者前往现场进行调查。

遭遇

腾退通知令企业措手不及

8月3日,一张电子版的腾退通知书传到了微信群里,铭基国际创意公园的各企业负责人看后都惊讶不已。这张通知书上明确写着,疏解腾退工作将于8月4日启动,要求企业无条件配合本次房屋疏解腾退工作,在8月11日前将全部租赁房屋腾退清空。

至于腾退原因,各企业负责人被告知,是因为铭基国际创意公园已经被列入了“五环内非建设空间”的治理范围内。

通知书里还有一条要求让大家更着急——未在限定期限内搬离者,则视为放弃房屋内外设备、家具、电器等相关物品的所有权及相关权益,届时将会采取相关措施收回资产,进行拆除。

在铭基国际创意公园大门内的墙壁上,贴满了园区内各家企业的徽标,粗略统计超过了50家。某企业负责人王成(化名)告诉记者,他是今年上半年搬到这里的,感觉园区环境不错,里面大多又都是产业类型相近的企业,利于开展合作共同发展,尤其是房屋租金相对便宜,所以立即就签约进驻了。“今年和我们情况类似的新进驻企业有十多家,和在这里经营了很多年的企业相比,我们这些新企业更着急。”王成说,新搬来的企业不光要忙着室内装修,有的还要着急跑手续变更经营地址,眼下生产经营还没走上正轨呢,就要面临被腾退。

接到腾退通知书以后,刚进驻不久的各企业负责人再也没有了“乔迁新居”的喜悦,赶紧回头翻看与园区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更觉得心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在这份合同中,各租用房屋的中小企业为乙方,园方的管理单位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为甲方。合同中,涉及违约责任和提前终止合同的具体说明,其中多项条款提及了“由于不可抗力”或“依据法律规定”等条件,跟随其后的,是终止合同时,甲乙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互不主张损害赔偿。

“新进驻的企业光装修就花了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这个损失从合同的条款来看,是不是只能自认倒霉了?而该退的租金、保障金等,什么时候退也没有个明确说法。”王成告诉记者,企业前期的装修花了数十万元,租金、保障金、物业费等租赁房屋的相关经费又花了五六十万元,现在他不知道这些钱还能否要回来,损失有没有补偿,更不知道会不会遭遇马上被“扫地出门”又难以找到新去处的窘境。

质疑

期限已过为何细则迟迟未出

进园区采访时记者发现,从各家企业的徽标可以看出,不少企业的名字都彰显着时尚与个性。王成说,在这里租房的企业都比较“年轻”,多是与艺术、创意、娱乐相关的文化产业。

“过去三年非常难熬。”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告诉记者,因为疫情的原因,过去三年文化娱乐产业的发展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很多企业作为下游产业,生存艰难。“有的兄弟企业倒下了,有的企业还在苦苦支撑。2023年大家看到了希望,都盼着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没想到,刚起步就又被‘绊倒了’。”

记者走访铭基国际创意公园的时间是8月16日。按照通知要求上的时间,腾退期已经过了,但园区内大多数企业都还没搬走,也未被强制“扫地出门”。钱到底怎么退?腾退的截止日期到底是哪天?各家企业也没有得到园区统一的答复。甚至从微信群里的部分信息来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必须腾退,大家都还糊涂着。各企业之间相互观望,在“立马走”与“再看看”之间踟蹰。

“有的说要签解约协议,有的说园区还在跟政府部门协商是否腾退。”一家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本园区承诺将在8月16日公布消息,说明腾退的具体细则办法,但是这个消息一直没有在微信群里出现。各企业的负责人只能私下追着园区负责招商的部门去问,问回来的结果似乎又都不太一样,大家心里更没底了。

连日来的煎熬让园区的企业员工们成了“惊弓之鸟”,因为一直得不到明确答复,与铭基国际创意公园相关的任何细微变化,大家都可能产生不好的猜想。比如,园区物业突然通知因检修停水,“早上8点56分通知9点钟停水,还提示各企业做好储水准备,就给4分钟准备时间,我连公司都赶不到,难道是打算用这种‘斗气儿’的办法逼走我们吗?”还有人发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突然变更了法定代表人,园区管理方“跑路”的小道消息很快在微信群里传开,大家更是惶惶不安。甚至有人揣测,会不会是园区早已知道腾退的事,却还在骗租……

关注

企业权益如何得到保障

铭基国际创意公园位于朝阳区高碑店地区,就相关问题,记者向属地朝阳区高碑店乡咨询,工作人员表示并不了解相关情况,并指出腾退通知书的落款为朝阳区大黄庄绿化队,所以具体情况应该向该绿化队咨询。

随后记者来到了腾退工作办公室,负责接待的是大黄庄绿化队的工作人员,但反馈意见与属地的说法并不一致。工作人员说,腾退的通知要求是从属地高碑店乡转来的。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份房屋腾退告知书,其中的内容与各企业看到的房屋腾退通知书大体一致,只是落款变成了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人民政府腾退工作办公室。

现场工作人员告知,大黄庄绿化队也是近期收到的朝阳区发给高碑店乡的文件,文件中划定的区域为“五环内非建设空间”,铭基国际创意公园现在的用地也在其中,因为没有相关的房产规划手续,所以,房屋已经被规自部门认定为违法建设。从土地性质来看,这块土地的规划一直都是绿地,具体什么时候盖的房子并不清楚。“这个文件是7月29日发给高碑店乡的,绿化队是在7月30日收到的,其实我们知道这个事情也就比企业早那么几天,并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更谈不上骗租的问题。”

关于企业希望政府能够监督腾退工作、保障企业正当权益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很为难。他说,大黄庄绿化队与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并没有协议,该公司并不是该地块的第一承包单位,“中间可能隔着好几层,所以租金、赔偿等事宜各企业还是应该去找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协商。”

“五环内非建设空间”是何时认定的?既然已经涉及违建,为何还会出租?工作人员解释,土地性质几十年来没有改变过,但“五环内非建设空间”的提法他也是刚刚听说,“关于违建的认定是高碑店乡转过来的,之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熟悉铭基国际创意公园情况的附近居民提到,2000年左右,公园所在的地块就有房子了,后来慢慢发展,变成了灯具城。查询相关资料,居民的说法得到了印证,2013年前后,灯具城的经营状况远不如前,商户陆续撤出,现在这片园区正是当年的灯具城演变而来的。

进展

企业的呼声开始受关注

8月18日,记者联系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就腾退事宜园区方还正在与相关部门沟通,如果企业感到有压力,可以马上签署解约协议,这样可以退回租金和保障金。据称,已经有近30家企业签署了解约协议。但是,对于企业因为装修等情况产生的经济损失,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办法补偿。“至于最后腾退期限,我们没有看到相关文件,现在和相关部门沟通最后期限打算定在8月31日,当然我们也在继续沟通,看看还能不能延后。”

一些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份解约协议让他们心里不踏实,在这份协议中明确规定,乙方同意放弃因腾退导致权益受损的赔偿主张,这意味着只能退回租金和保障金,前期的损失无处追责了,同时协议还规定退款日期为9月20日,“签了协议,我搬走了,然后过一个月才退钱,这合理吗?考虑过企业的周转吗?”

多家企业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从保护营商环境的角度考虑,让各企业的正当权益得到保障,另外能够宽限腾退期限,至少给一个合理的时间段,让企业找到新的落脚点。

连日来,记者将企业的呼声向各相关部门积极反映。8月19日晚,部分企业负责人告知,事情有了新的进展。“腾退的时间宽限到9月了,部分企业签了解约协议,租金和保障金也已经退回来了,但补偿仍没有指望,很无奈。”

8月20日,记者多次联系北京铭基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招商部门的负责人,询问园区内广大中小企业的权益保障问题,该负责人以正忙于与各企业洽谈为由婉拒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