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小广告黏上共享单车咋就甩不掉

新闻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

商业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个人,心中都有一处理想人居。理想人居就应该是钢筋水泥城市中,那难得的一方绿意之地。鸟鸣响彻耳边,...

小广告黏上共享单车咋就甩不掉

发布时间:2023/07/29 新闻 浏览:86

非法小广告太猖獗!最近,多位市民反映位于地铁口、学校前及各大商圈的共享单车上贴上了黄色、刻章、办证、代开发票、提取公积金等非法小广告。2023年4月20日,本报曾以《非法小广告黏上“新宿主”》为题,对小广告“缠”上共享单车问题进行报道,相关部门及共享单车企业也曾开展专项行动进行治理,可为何至今小广告仍然“贴了铲、铲了贴”,成为一个难以治愈的社会痼疾?共享单车怎样才能摆脱小广告的“纠缠”?连日来,记者先后调查了海淀、朝阳、昌平、西城等地街头的共享单车,和相关部门及共享单车企业探讨小广告的根治途径。

问题1

“10辆中有9辆贴着小广告”

校门口的非法小广告太猖狂

“最近,黄色小广告盯上了共享单车,10辆中有9辆贴着小广告。”7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学校附近共享单车上的黄色小广告会对孩子们产生不良影响,望相关部门督促共享单车运维单位及时清理。

7月10日、7月25日,记者先后两次前来查看。该处共享单车停车点位于南新华街北口,道路东侧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西侧是北京第一实验小学及西城区实验幼儿园,再向南便是闻名中外的琉璃厂古文化街。7月10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排绿色的共享单车车筐内几乎都贴有小广告,小广告上多印有女性图案,上面写着“非诚勿扰扫码预约”等字样,有的还印有二维码及QQ号。

除这些黄色小广告外,一些“代开发票”字样的小广告也贴在共享单车的前后挡泥板上。

7月25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该处停车点,看到这里停放着30余辆共享单车,大量小广告仍粘贴在车筐内及车辆前后挡泥板上,记者边看边揭,撕下各类小广告20余张。

7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市第二十中学东北门,路边停放着百余辆共享单车,不少车筐底部贴着黄色、刻章、办证、提取公积金等小广告。几辆共享单车的车筐内,之前粘贴的小广告因撕得不彻底,残迹旧痕铺满车筐底面,新贴的小广告就粘在车筐侧面。

自西向东观察,几乎每辆车上都贴着小广告。在一张印有女性图片、写有“美女服务”的小广告上,在二维码下面,还写有两个备用QQ号,有的小广告留的微信号甚至是手机号。一位在该处等公交车的家长担心称,放学时许多孩子扫码骑车,“正是充满好奇心的年纪,随便一扫,祸患无穷。”

问题2

“这边刚铲掉,那边又给贴上了”

天天铲天天贴双方陷入拉锯战

今年6月13日,曾有市民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地铁霍营站E口“共享单车上全是小广告”等问题,认为影响市容,希望帮助清理。属地相关部门回复,已经核实,并将持续巡查擅自张贴、喷涂广告等违法行为,协调相关部门开展综合治理。

7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地铁8号线霍营站E口,一眼便被码放整齐的共享单车所震撼!这里的停车点长约百米,中间留有一条步道,步道两侧一辆紧挨一辆停放了4排车,粗略计数约千辆。

时已至午,太阳炙烤。一位身穿蓝色“哈啰”马甲、被防晒面罩、袖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工作人员正弯腰低头铲小广告。她左手持一瓶“强力脱胶剂”,右手持一把薄铁铲,正在铲除粘贴在车筐底面及侧立面上的小广告,“太难铲了,有脱胶剂都不行。”该位工作人员姓肖,负责铲除哈啰单车上的小广告,“先喷脱胶剂,停一会儿才好铲。”

肖女士告诉记者,她曾多次发现贴小广告的人,“他们是看哪儿车多就去哪儿贴,一般是趁下班时间贴。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骑着电动车,在多个地铁口跑着贴。”肖女士每天6时至14时上班,持续铲除虽能即时见效,可不久共享单车又被非法小广告攻占,贴小广告的人几乎天天来,贴得快铲得慢,双方陷入拉锯战。这种清理,令滴滴青桔运维人员梁先生也颇感无奈,“我也经常清,看到多了就铲。特别是在回收清洗时,也会清一遍。”

这边刚铲掉,那边又贴上。这种情况在位于石景山区的万达广场店周边也能看到。在万达广场店东门外有一排共享单车,因有的车筐底部钉有塑料方格,小广告难以张贴,就干脆张贴在车筐侧面,或是车辆前后挡泥板上。这里的共享单车还算干净,仅有少量小广告。“你看这个车筐内,贴着‘代开发票’‘刻章办证’等4张小广告,车筐底面上还残留着发黄的老胶条痕迹,可以看出这辆车至少被贴了4次。”市民崔先生告诉记者,万达广场周边设有多个共享单车停车点,“最近投诉后情况稍微好点儿,但过不了几天,这些共享单车又会载着小广告到处跑。”

“一辆车上贴了俩黄色小广告,二维码QQ号微信号手机号都有,这么明显的线索,警察叔叔抓不到?”“这些黄色小广告都留有二维码或电话,职能部门还会管不了?”“现在孩子都有手机,很多孩子好奇心强,刷码后还会传着看,影响特别恶劣。”采访中,多位市民呼吁相关部门彻底治理小广告问题。

回应

“一个月铲除非法小广告50余公斤”

应对太被动治本是关键

非法小广告缠上共享单车多年,相关部门及共享单车企业也推出多项治理举措,但至今难以走出被小广告死缠烂打的怪圈。共享单车怎样才能彻底“脱粘”?记者联系了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以及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和腾讯公司。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城管执法局探索政企共治等多种途径,持续开展非法小广告专项治理工作,今年以来已累计责成共享单车企业清理涉及非法小广告的车辆420余万辆次,清除非法小广告400余万张,“我们还引导社会共治,指导美团、青桔、哈啰在京3家共享单车企业建起‘市民清理小广告奖励机制’,对清理小广告的市民发放相应的免费骑行奖励券,如今在中关村街道等地区已进行试点,3家单车企业共收到市民报送的清理信息近5000条。”

北京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查处小广告违法行为数量同比上升约七成。该负责人称,下一步,城管执法部门将会同网信、公安、交通、住建等相关部门,通过联合约谈、联合惩戒等措施,对非法小广告问题进行源头治理。

记者调查发现,面积较大的小广告较为青睐共享单车车筐底部,但这种粘贴也因遮挡共享单车太阳能板,直接导致单车无法开锁或失联,故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在车筐底面加装白色塑料方格,并为一些新近推出的共享单车前梁加刷防粘涂料。

哈啰单车北京品牌负责人王帆介绍,今年5月该企业举行铲除小广告大比武活动,一个月铲掉小广告11万张,非法小广告有50余公斤重,“目前哈啰单车已经在大梁上喷了防粘涂料,但要继续采用改革车筐立面、在前后挡泥板喷涂防粘涂料等,因为投入成本太高,目前企业还未考虑投入。”

美团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美团单车推出的新车已拥有防粘涂层,“这种涂层摸上去有颗粒感,贴上的小广告也粘不牢,运维人员清除起来更方便。”目前,清理小广告已成为美团单车运维员日常工作的重要部分,今年3月以来,美团单车北京运营团队启动小广告专项治理行动,新投入300余人,“我们也是这边铲,他们那边贴,我们只能口头劝阻。特别尴尬,令人恼火。”运维员周师傅说。

多家共享单车相关负责人反映,铲除非法小广告耗费大量人力,尽管在专项行动时很见成效,但很快非法小广告便会卷土重来。“采取技术措施、派出大量人力或号召志愿者上街铲除,都是被动应付,治标不治本。像涉黄、驾照消分等,都是明显的违法行为。要想彻底根治非法小广告痼疾,公安、城管等相关部门必须严惩严管。通过二维码等联系方式追踪,应由监管部门追查。”

相关部门能否通过小广告上预留的微信号、QQ号及二维码等联系方式,从而追溯非法小广告的生产、印刷与派发源头?对此,腾讯相关负责人回应,将会配合公安进行调查,“后续有该类问题发生,将以最终调查结果为准。”

专家建议

切断传播链条惩处不法行为

针对非法小广告的彻底清理,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岳秀云、北京美泰律师事务所张艳玲及北京市京师(通州)律师事务所陈维等律师从相关部门监管、共享单车企业担责及社会共管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并给出了一系列建议。

“二维码”这一新型传播链给执法提出了新难题。岳秀云指出,应切断非法小广告产生源头,摸清其链条,并最终查处其背后利益团伙,是根治非法小广告痼疾的关键。执法部门可从源头入手,与网络监察、二维码运营商等部门协同,切断传播链,查处并惩治印制、张贴小广告的违法行为。另外,公安、城管等相关部门也要联动,对广告中隐藏的驾照分买卖、涉黄涉赌、非法制章制证等不法行为深入挖掘,加大惩处力度。

“黄色小广告涉嫌传播淫秽信息,有可能引发诈骗案件;制售假证件破坏了社会管理秩序等,从而令市民人身、财产遭遇损失,根治非法小广告意义重大。”陈维认为,非法张贴小广告背后,牵涉违法甚至犯罪行为。陈维解释,《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41条等相关条款规定,任何人不得擅自在公共场所散发、张贴广告,违反规定应责令清除,没收非法财物和违法所得,并处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罚款。非法张贴小广告属于行政违法,可由综合执法部门进行查处。此外,《印刷业管理条例》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八条、《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等相关条款,也从小广告的印刷、传播及非法经营等方面进行了规定,涉嫌刑事犯罪应由公安机关依法查处,“这其中可能会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非法经营罪、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罪、诈骗罪、伪造证件罪等违法犯罪行为。”

张艳玲则指出,北京实行市容环境卫生责任制度,企业是市容环境卫生责任人,有义务履行维护市容环境卫生责任,如果未能承担相关责任,行政管理机关可实施监管和处罚。

张艳玲建议,在对该问题的治理中,除城管执法、公安治安管理处罚外,还会涉及城管委、乡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等,相关单位应组建一个“共管”平台,“相关部门可依职权主动执法,比如设置考评、巡逻检查、约谈共享单车运维企业等,也可对举报进行被动执法,但部门之间应统筹协调,明确分工,建起协同共管机制。此外,共享单车企业也应从承担社会责任出发,对车辆本身进行技术改造,为防止小广告张贴进行技术保障,也可在停放区域设置监控,提供投诉通道,鼓励市民进行投诉,共享单车企业可出资建立举报奖励基金,由相关部门监管,对市民举报行为进行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