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乡村阡陌

新闻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蔓蔓日茂,蝉鸣渐起,夏日正当时。 拨穗礼成,当毕业典礼徐徐落幕,也宣告着大学四年的故事将要落下帷幕...

  • 发布三份重要研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成功召开

    构建AI驱动的数字信任新生态、探索数据治理和伦理的新实践、推动产学研一体化合作新机制……6月15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暨ISACA中国2024年度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会议伊始,ISACA全球副总裁SteveMole表示,随...

  •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春日繁花盛景不可辜负,现在的北京春和景明,春花竞相绽放,“踏青赏花”成为市民旅游出行和社交讨论热点;赏花景区、出行的选择更加丰富,多样化赏花模式“吹暖”春日旅游热潮。 清凉谷景区 密云清凉谷景区的山桃...

  •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儿们提供安全、健康的肉食保障。正值2024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家佳康携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在农历小年送上...

  •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1361亿美元,增长14.8%。数字营销已经成为品牌方最大的经营成本之一。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品牌方的管理层...

  • 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

    为提高女性的综合素质,提升女性智慧才能,推动女性教育事业发展,做好智慧女性教育和服务工作,2023年12月7日,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出席中国智慧...

商业

美国西北樱桃王者巅峰 独领果界新风尚 美国西北樱桃王者巅峰 独领果界新风尚

7月的天府之国悠闲如诗,阳光斑驳,茶香袅袅。在古朴又有气质的历史建筑1663陕西会馆中,迎来了美国西北樱...

  • 长续航电动车的极限在哪里,台铃将用3800km超长里...

    2024年初,台铃集团执行总裁孙木楚深入神秘的北纬47度,在林海雪原内之中,勇闯前人未至之境,引发众多权威媒体热议,成为全网关注焦点。在万众见证之下,从乌带公路到小兴安岭大箐山,再到松花江莲花湖,孙木楚...

  • 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萌爆京城暑期档

    随着暑期开始,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即将于7月10日萌爆开场!这场为期近两个月的主题活动以“再现电影场景+深度互动体验+丰厚专属好礼” 颇受关注。活动期间,现场共设有7大打卡区、6项游戏互动、7场cos...

  • “华美十载,樱创未来” 美国西北樱桃新梦起航

    7月伊始,百年外滩罗斯福会馆迎来美国西北樱桃“华美十载 樱创未来”——东航包机直航十周年庆典&2024新鲜上市品鉴会”精彩启幕。 午后斜阳下,罗斯福会馆披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美国西北樱桃品鉴盛宴伴随着优雅的...

  • 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绽放 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

    2024年6月18日,一场盛大的香港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会在嘉铭桐辰的精心策划下圆满落下帷幕。此次发布会不仅是对香港美心月饼新品的华丽亮相,更是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共进的生动见证,共同揭开北方市场的崭新...

  •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手慢无 海淀北留给年轻人的置...

    消费升级的浪潮下,“悦己主义”已悄然成为了许多当代青年的生活关键词。有“悦己”的态度,即使身在快节奏的一线城市,多元丰富的兴趣爱好能让他们能从冗杂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中挣脱出来,不拘一格地向他人展示内心...

乡村阡陌

发布时间:2023/03/21 新闻 浏览:119

原以为“阡陌”就是广袤田野上纵横交错的小路,近查阅字典,才知道这其中还有走向上的讲究。“阡”是指南北走向的小路,而“陌”是东西走向。当然,古籍中“阡”还特指通往坟墓的道路,因而有“冢坟荒草,古今阡陌”之说。

家乡的父老乡亲则把“阡陌”叫做“田埂”。在古时,田埂叫“田塍”。清宋荦在《游姑苏台记》中写道:“观农夫插莳,妇子满田塍,泥滓被体。”意思是说,看农人种植、播种,田间的小路上站满了妇女小孩,溅了一身污泥,甚是有趣。

有的地方,还把“埂”作为地标融入地名。比如我从小就是在一个叫胡埂的地方长大的。这里地处丘陵,水田、旱地、池塘星罗棋布,随意得很,一条条阡陌就是大地隐约的纹理。

田埂狭窄,除了围水种稻,也可以走人、走牛,板车是通不过的。那种木制的独轮车推在田埂上,必须是老把式驾驶。若在田埂上骑自行车,就是车技再高超也要小心翼翼,稍不留意,就会车倒人翻,跌到泥巴田里,成为泥猴子。

乡间有草,有了野草的日子才显得充满生机。印象中,田埂上的野草最先登上春天的舞台。打春以后,当剪剪春风吹皱了溪水,沥沥春雨洗涤了冬的岑寂,牛耳朵、蒲公英、苦艾、茅、蒿子,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草便不声不响地钻出消融的冻土,细细碎碎,嫩嫩的黄,浅浅的绿,小小脑袋从旧岁的枯草中冒出来,眉眼舒展,模样俊俏,像顽皮的孩童,带着幸福的微笑,踮起脚尖,迎接早春的到来。

“打了春,赤脚奔;挑荠菜,拔茅针。”孩童时代的我,还不知道吴越王写给王妃那深情款款的“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诗句,最惬意的事就是在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和伙伴们一起到田埂上去抽“芝麻”。这芝麻并不是秋后“芝麻开花节节高”的那种芝麻,而是一种青茅草。“白华菅兮,白茅束兮。”《诗经》中就有它的身影。它尖尖的顶部,根部壮鼓鼓的,随手抽出一根剥开,里面露出雪白的绒芯,放在嘴里细嚼,甜丝丝的。我们暗中较劲,看谁抽得又快又多。手中有了一把,便躺在田埂上,用绒芯做成饼状,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回味无穷。那纯正的甜,是孩子们用自己的咀嚼,完成了对大地的亲吻。

一条阡陌,是鸟儿所记下的回家的路。清晨,雄鸡唱响天空,犁田老伯吆喝牲口的声音,惊醒了门前竹林里的斑鸠。母亲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田埂上有去年秋收遗落的稻粒、黄豆,有悠闲的虫子,鸟儿飞过这里,正好美餐一顿。然后沿着弯弯曲曲的阡陌,飞进蓊蓊郁郁的树林深处,踏上为巢中待哺幼崽的觅食之旅。

田埂还是耕牛天然的草场。这里长满野花野草,叶片上的露珠,晨光下犹如粒粒珍珠,晶莹透亮。不知是哪家的牧童在田埂上放牛,牛低头吃草,有时也抬头竖着耳朵望着远方。骑在牛背上的牧童也顺势看看田野,看看炊烟袅袅的村庄,好像闻到了娘做的饭香。

春耕开始,都要“砍田埂”,也就是用柴刀砍去田埂边的杂草柴薪,以免日后影响禾苗生长。这是一件轻松的事,当年按照老队长的分工,我很乐意去干这活。这不但可以挣工分,还能将砍下的柴草当作战利品背回家,晒干做柴,算是一举两得。

田埂因了耕牛的踩踏,夏季雨水的冲刷,日子一长会变得瘦弱,在每年插秧前都要修补,家乡把这农活称之为“搭田埂”,其目的主要是加固田埂,日后不至于漏水,还可以见缝插针,种上黄豆,无需照料,必有收获。这可是既要有体力,又要有技巧的活儿。农人在田埂边把田土加水和成泥,然后用带齿的扒梳捞起来贴上田埂,一天扒梳拉下来,累得腰酸背疼。再说技巧,要把泥巴服服帖帖搭在田埂上,可不是一日之功。

搭过的田埂,肥肥胖胖有点滑,赤脚踩上去舒坦极了。没过几天,鱼腥草、糯米草又纷纷冒出来。粗壮的蚯蚓爬来爬去,萤火虫的蛹已露出细黑色的尖。

田埂干了,可以走人了,稻田也平整得如明镜似的。到了开秧门的日子,那可是庄稼人最盛大的节日,也是我与田埂亲密接触的时光。平日里,我在学校里读书,不会插秧,回家只能当“秧驴子”,把事先拔的秧苗一个个码好,装进粪箕里,挑到正在插秧的水田中。细雨绵绵,我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打着赤脚,挑起满满一担绿油油的秧苗走在湿滑的田埂上。刚开始,双脚痒痒的,还蛮舒坦,不一会儿,为防跌倒,只好用脚趾使劲地抓住泥土,腿部肌肉绷得紧紧的。

上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乡下大搞田园化,一时间田埂被拓展成机耕路,手扶拖拉机可以在上面驰骋。再过些年,责任田流转,由大户承包,有的改种瓜蒌、风景树等经济作物,田埂根据承租人的需要,或平整,或改道,变得面目全非。

近些年,随着乡村振兴计划,家乡实施了“小田并大田”项目,“田成方,树成行,路相通,渠成网”,田与田之间的阡陌自然也消失了许多。乡亲们种田再也不用躬耕垄亩,插秧机来回穿梭,在田间划出齐整的直线。山边的梯田也种上了农作物,为多打粮派上了用场。

但无论怎样,在我的眼里,阡陌属于乡土。它是一条充满生机的路,我不会忘记自己从阡陌上走来的身影,它将永远在我的心里存在、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