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一部志略 千年漷阴

新闻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蔓蔓日茂,蝉鸣渐起,夏日正当时。 拨穗礼成,当毕业典礼徐徐落幕,也宣告着大学四年的故事将要落下帷幕...

  • 发布三份重要研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成功召开

    构建AI驱动的数字信任新生态、探索数据治理和伦理的新实践、推动产学研一体化合作新机制……6月15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暨ISACA中国2024年度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会议伊始,ISACA全球副总裁SteveMole表示,随...

  •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春日繁花盛景不可辜负,现在的北京春和景明,春花竞相绽放,“踏青赏花”成为市民旅游出行和社交讨论热点;赏花景区、出行的选择更加丰富,多样化赏花模式“吹暖”春日旅游热潮。 清凉谷景区 密云清凉谷景区的山桃...

  •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儿们提供安全、健康的肉食保障。正值2024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家佳康携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在农历小年送上...

  •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1361亿美元,增长14.8%。数字营销已经成为品牌方最大的经营成本之一。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品牌方的管理层...

  • 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

    为提高女性的综合素质,提升女性智慧才能,推动女性教育事业发展,做好智慧女性教育和服务工作,2023年12月7日,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出席中国智慧...

商业

美国西北樱桃王者巅峰 独领果界新风尚 美国西北樱桃王者巅峰 独领果界新风尚

7月的天府之国悠闲如诗,阳光斑驳,茶香袅袅。在古朴又有气质的历史建筑1663陕西会馆中,迎来了美国西北樱...

  • 长续航电动车的极限在哪里,台铃将用3800km超长里...

    2024年初,台铃集团执行总裁孙木楚深入神秘的北纬47度,在林海雪原内之中,勇闯前人未至之境,引发众多权威媒体热议,成为全网关注焦点。在万众见证之下,从乌带公路到小兴安岭大箐山,再到松花江莲花湖,孙木楚...

  • 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萌爆京城暑期档

    随着暑期开始,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即将于7月10日萌爆开场!这场为期近两个月的主题活动以“再现电影场景+深度互动体验+丰厚专属好礼” 颇受关注。活动期间,现场共设有7大打卡区、6项游戏互动、7场cos...

  • “华美十载,樱创未来” 美国西北樱桃新梦起航

    7月伊始,百年外滩罗斯福会馆迎来美国西北樱桃“华美十载 樱创未来”——东航包机直航十周年庆典&2024新鲜上市品鉴会”精彩启幕。 午后斜阳下,罗斯福会馆披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美国西北樱桃品鉴盛宴伴随着优雅的...

  • 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绽放 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

    2024年6月18日,一场盛大的香港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会在嘉铭桐辰的精心策划下圆满落下帷幕。此次发布会不仅是对香港美心月饼新品的华丽亮相,更是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共进的生动见证,共同揭开北方市场的崭新...

  •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手慢无 海淀北留给年轻人的置...

    消费升级的浪潮下,“悦己主义”已悄然成为了许多当代青年的生活关键词。有“悦己”的态度,即使身在快节奏的一线城市,多元丰富的兴趣爱好能让他们能从冗杂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中挣脱出来,不拘一格地向他人展示内心...

一部志略 千年漷阴

发布时间:2023/02/10 新闻 浏览:166

乔天一

漷县镇曾是一座县治

在北京市通州区东南部,有一个漷县镇,它三面被通州区其他乡镇包围,东接河北省香河县,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它名字中的那个“县”字在顽强地向我们宣称:这里曾经也是一座县治,不可因今日“滑落”为镇,遽而轻之。

确实,漷县镇,连同其周边的一些乡镇辖区,在从辽代中期到清代初期的六百年里,曾经是一个自成一体的政区,它先后被称为漷阴县、漷州和漷县。《辽史·地理志四》“漷阴县”条云:“本汉泉山之霍村镇。辽每季春,弋猎于延芳淀,居民成邑,就城故漷阴镇,后改为县。在京东南九十里。”《金史·地理志上》“漷阴县”条本注云:“辽太平中,以漷阴村置。”可知漷阴县设置于辽圣宗太平年间。到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漷阴县升为漷州,兼领附近的武清、香河二县。明太祖洪武十四年(1381),降漷州为漷县,与武清县一同改归通州管辖。至清世祖顺治十六年(1659),省漷县入通州。从此以后,漷县完全成为通州的一部分,直至当代。

漷阴曾是皇帝“行幸”的热点

纵观辽金元三代,漷阴曾是皇帝“行幸”的热点。当时在漷阴地区及周边有一大片水草丰茂、羽族丛栖的湿地,名为延芳淀。《辽史·地理志四》“漷阴县”条提到:“延芳淀方数百里,春时鹅鹜所聚,夏秋多菱芡。国主春猎,卫士皆衣墨绿,各持连锤、鹰食、刺鹅锥,列水次,相去五七步。上风击鼓,惊鹅稍离水面。国主亲放海东青鹘擒之。鹅坠,恐鹘力不胜,在列者以佩锥刺鹅,急取其脑饲鹘。得头鹅者,例赏银绢。”可见,漷阴居民成邑乃至特别置县,与辽主每年春季在延芳淀举行大规模、高规格的狩猎是分不开的。

明人曹学佺撰有《舆地名胜志》,其《直隶名胜志》部分“漷县”条云:“神潜宫,在县西南二十里,前代妃嫔从猎行宫也,遗址依然。”《大清一统志》在记述神潜宫时,基本沿袭曹氏之说,但改“前代妃嫔”为“辽后妃”,明指神潜宫即辽主在延芳淀射猎时后妃居住之处。据《辽史·圣宗纪》,辽圣宗耶律隆绪统治期间多次“驻跸延芳淀”“幸延芳淀”,甚至还在延芳淀供奉其父母的石像。在《漷阴志略·古迹》中,“古井”部分载有“相传辽萧太后命凿”的甘泉井,还有显然与皇家游幸往来有关的驻跸井,应也与辽主在漷阴地区的活动有关。

金元时期,统治者仍沿辽俗,不时到延芳淀一带弋猎。前引《舆地名胜志》同条云:“(自神潜宫)又五里即晾鹰台,为金人游猎之所,上有碑刻。”自元世祖忽必烈后,元代诸帝屡次“畋于柳林”,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北直二·顺天府·通州·漷县》下“柳林”条云:“在县西。元至元十八年,如漷州,又如柳林。是后,皆以柳林为游畋之地,建行宫于此。”可知元之柳林当即辽金之延芳淀周边。《元史·武宗纪一》云:“(至大元年)秋七月……筑呼鹰台于漷州泽中,发军千五百人助其役。”与金代之晾鹰台异曲同工。辽金元诸帝在漷阴一带田猎活动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明代的漷县已不复曩时盛况从元代后期开始,漷阴之地几次遭遇兵燹和灾害,加之地瘠民贫、权贵恣肆,明代的漷县已不复曩时盛况。《漷阴志略·文咏》收录明人顾梦圭所作《漷县行》,其诗云:“入城半里无人语,枯木寒鸦几茆宇。萧萧酒肆谁当垆?武清西来断行旅。县令老羸犹出迎,头上乌纱半尘土。问之不得攒双眉,但诉公私苦复苦。雨雹飞蝗两伤稼,春来况遭连月雨。县城之西多草场,中官放马来旁午。中官占田动阡陌,不出官租地无主。县中里甲死诛求,请看荒坟遍村坞。”顾梦圭是嘉靖二年(1523)进士,生活年代距明亡尚百余年,而他所见的漷县已经凋残至此。

清人管嗣许在《漷阴志略序》中追述明末漷县境况,更是“徭役繁重,兵燹频仍,于是阖室流亡,井邑荒寂,几不可支”,可谓民不聊生。似此凄凉景象,非但百姓不能自存,即居其官者亦难以为治。果然,顺治十六年,时任漷县知县郑骏以漷县地狭人稀,申请裁并,漷县自此遂并入通州,而移通州管河州判于漷县旧治,兼理近郭村镇民事。及至道光十年(1830)管嗣许调任管河州判时,当地已经衰退到“废城蔀屋,弦诵无闻”的地步,而且“除防守运河外,加以马草、官车、旗租诸役,日不遑给,小民之噢咻不异曩时”(俱见《漷阴志略序》),甚至连本地旧志都已经湮没无存了。

《漷阴志略》是研究旧漷阴必须参考的珍贵史料

有明一代,漷县曾经七度修志,至清初并入通州后,当事者不复纂修,使管嗣许苦恼于“未得考沿革之大略”。恰当此时,管嗣许的族弟管庭芬自海宁来京,寓居于州判署内,遂受管嗣许所托,从《畿辅通志》《通州志》中辑出引用漷县旧志的部分,又向在京供职的友人汪芝楣借书,将未见于方志的漷阴史料、乡贤逸闻抄录下来,且收载了多篇有关诗作;此外,他还“暇日策蹇河堤,考神潜之故宫,询景命之废殿”(管庭芬《书漷阴志略后》),在故老指引下踏勘史迹,并向本地秀才徐文奎、太原籍贡生赵德寅咨询近事,以目见耳闻来弥补文字史料之不足。孔子说:“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论语·八佾》)前贤解经,训“文”为“典籍”,训“献”为“贤”,谓典籍与贤者之言同可供稽古考信之用,管庭芬盖能真得此章三昧者也。

经过一年的搜集史料、寻访遗迹,管庭芬独力纂成一部近万字的漷阴方志,分《沿革》等十九门,惜乎“以官司、选举之未备,碑版、田赋之未详,不足以为完书”(《漷阴志略序》),而管庭芬急于南归,未能终蒇其事,故仅以“志略”名之。管嗣许为之怃然,只得“用缮其副,命吏人藏之,俟后来者导源而畅流,亦以此为嚆矢云”。此后,《漷阴志略》仅以抄本传世,现有海宁管氏旧藏写本存于浙江省图书馆,并有数种抄本为国内各图书馆所什袭珍藏。

由于除《漷阴志略》外,之前各种漷县旧志均已佚失,因此《志略》就是研究旧漷阴地区时必须参考的珍贵史料。但是,管庭芬纂修《志略》属于入京赴试暇日的个人行为,虽然他为修志投入了大量精力,但终究还有力所不及之处,漷阴以六百年之旧邑,仅成万余字之略志,即为显证。同时,《志略》传世各本鲁鱼亥豕之处不一而足,不乏此本是而彼本非、彼本有而此本无者,甚至有的抄本脱落整句整段,导致文义不能连贯,这就更对阅读《志略》,以及研究、了解漷阴史地造成了困难。幸而赵伸先生撰成《漷阴志略校注》,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志略》原书的不足。

《漷阴志略校注》的贡献

赵伸先生对《漷阴志略》做的第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校”。在校注《志略》时,他不仅利用所见《志略》各抄本互校,还根据管庭芬标注的文献原始出处一一进行追溯,并以之与《志略》本文相校勘,形成了全面的校勘记。《志略》底本中的错、漏、倒、衍之处,原本触目皆是,颇害文意,通过赵先生这一番苦心孤诣的校勘工作,不但文从字顺,而且各本各书之间歧互之处也显得眉目清楚了。为使读者得见底本原貌,赵先生又将小清仪阁写本《志略》附于书后,庶与《校注》互为印证,相得益彰。

赵伸先生为本书做的第二项重要工作是“注”。如前所述,《漷阴志略》的内容来源颇为复杂,而管庭芬又以精要简洁的语言风格出之,虽云得史家之法,今人读之,则不免嫌其叙述太略。为解决这一问题,赵先生广引古代典籍,旁及今人论作,对书中提及的人物、古迹、事件、制度等作了要而不烦的解说和考证,分见于书中“注解”与“校注札记”两部分。愚以为,这也是本书最为精到之处。

赵伸先生对本书的最后一项贡献,是附录了大量与漷阴史地相关的资料,包括明代以来关于漷县的四篇先贤旧文,即明人岳正《漷县奉敕重建记》、董方《漷县重修学宫记》、聂启元《漷县志序》和近人震钧的《复漷县议》,以及《漷阴历史沿革表》《〈永乐顺天府志〉有关漷阴资料摘录》《诗意漷阴——〈漷阴志略〉中的诗词作品简析》《漷阴人物考》等四种当代研究成果。《漷阴志略》失之于简,原书所未及之人、事、物,皆于附录见之,则既无害于校注之体例,又能使读者深入了解漷阴其地,一举而两得,是善之善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