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北京暑期托管第一期结束了,还有这些问题需要解决

新闻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春日繁花盛景不可辜负,现在的北京春和景明,春花竞相绽放,“踏青赏花”成为市民旅游出行和社交讨论热点;赏...

  •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儿们提供安全、健康的肉食保障。正值2024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家佳康携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在农历小年送上...

  •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1361亿美元,增长14.8%。数字营销已经成为品牌方最大的经营成本之一。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品牌方的管理层...

  • 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

    为提高女性的综合素质,提升女性智慧才能,推动女性教育事业发展,做好智慧女性教育和服务工作,2023年12月7日,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出席中国智慧...

  • 故宫博物院与周大福珠宝集团 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京...

    12月5日上午,故宫博物院与周大福珠宝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故宫博物院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举行。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国际儒学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原文化部副部长丁伟,国际儒...

  • 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微笑天使专项基金成...

    11月3日,中国关心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微笑天使专项基金成功启动,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46号文件《关于加强新时代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工作的意见》,本着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

商业

天坛精板闪耀2024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 天坛精板闪耀2024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

2024年5月17日,备受瞩目的2024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迎来了一场家居行业的盛事——“经典板材,天坛之选–...

  • 金隅天坛家具闪耀天津家居博览会 引领以旧焕新新风尚

    2024年5月16日至19日,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在天津国家会展中心如火如荼地举行。金隅天坛家具以“时空臻享,焕美天坛”为主题,携旗下众多品牌亮相展会。 金隅天坛家具的展区设计灵感源自中国传统的庭园建筑,巧妙地将...

  • 牧高笛MOBI GARDEN亮相2024世界品牌莫干山大会,持...

    ​   2024年5月10日,浙江德清——近日,由新华通讯社、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指导,新华社品牌工作办公室、中国国家品牌网主办的2024世界品牌莫干山大会系列活动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盛大开启,牧高笛M...

  • 中国品牌高质量发展,昆仑山矿泉水以卓越品质助力...

    十年寻水,以梦启航,昆仑山致力于让更多国人喝上高品质矿泉水,为推动中国矿泉水品牌走向世界接续奋斗。第八个中国品牌日来临,随着消费者对生活品质的提高与健康需求提升,品牌引领地位日益提升,昆仑山矿泉水坚守昆...

  • 越秀北京|香山樾 2024年,北京值得入手的豪宅选品

    01 俯仰香山 盛世之上的时代经纬 香山别墅区位处西山,集萃国脉、文脉、福脉等于一身,汇聚顶阶城市资源。周边颐和园、静宜园、静明园、畅春园、圆明园等五大园囿,浸润六百年皇家审美,香山公园、森林...

  • OPPO K12开启「百瓦闪充」+「超长续航」双普及时代

    4月22日,OPPO举办了主题为「在充电这件事上,我们改变了一点世界」闪充十年媒体沟通会,OPPO闪充科学家张加亮回顾了OPPO开创并引领闪充发展的十年历程,并对未来闪充技术发展趋势发表了自己的判断。会上,张加亮称即...

北京暑期托管第一期结束了,还有这些问题需要解决

发布时间:2021/08/05 教育 浏览:257

“孩子从托管班回来后,爱上了古诗词,没事儿就要和我行‘飞花令’!”马上就要步入小学三年级的刘轩妤的妈妈韩女士对记者说,原先孩子最爱看的是动画片,这也算是孩子参加了托管班带来的“意外惊喜”。

对于丰台五小京铁校区的刘轩妤来说,今年暑期有些特殊——7月19日,她和其他24个孩子,从13所不同的小学来到丰台十二中附属实验小学,开启了12天的暑期托管生活。

按照教育部近期发布的《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北京市教委积极响应,要求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北京市暑期托管服务,从7月19日至8月20日分为两期,一期12天,今天(8月3日)是第一期托管班的最后一天。

老师、家长和学生对暑期托管服务有何看法?如何能将托管服务做得更好?记者走访了两所托管学校发现,学生们对学校开展的“趣味课堂”比较感兴趣,但由于托管班涵盖各年龄段的学生,“趣味课堂”的推广并不顺利。对此,学校表示,托管班的课程设计应该更有针对性,这还面临着师资力量等难题。

“趣味课堂”普遍受欢迎但难顾及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兴趣

虽然暑期还要去学校“报到”,但丰台五小银地分校二年级学生刘丝桐觉得很“新鲜”,“我最喜欢每天下午看电影的环节了。”刘丝桐兴奋地说,托管班每天15时50分至17时10分,老师会放一个半小时的爱国主题电影,“这几天,我们看了动画版的《闪闪的红星》和《小兵张嘎》,还有《我和我的祖国》。在学校和其他同学一起看电影,感觉特别好!”

北京市暑期托管服务的主要对象是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在校生,托管以街道、乡镇为单位确定托管服务承办学校,学生按照就近原则进行报名。丰台五小银地分校承担第一期暑期托管业务,共38名学生,来自8所学校。

在此次暑期托管中,“趣味课堂”是各学校除“自主学习”以外的必备项目,除了观看具有教育意义的电视节目,课外活动、做手工、特长展示等形式,都可以成为“趣味课堂”的内容。

丰台五小银地分校教导主任杨艳君告诉记者,每天一个半小时放电影,是孩子们普遍都喜欢的环节。

此外,作为北京市民族团结示范学校,丰台五小银地分校还开设了特色项目社团,培养孩子对民族特色项目的兴趣爱好,比如学校提供器材,带孩子们做投壶等特色项目。

毕语函是丰台五小银地分校本校学生,自己作为“东道主”,总是非常积极地向其他小伙伴推广学校特色:“我会和一些来自其他学校的小伙伴分享耍花棒的技巧,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太熟练,但能让其他同学对这项活动感兴趣,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北京十二中附属实验小学的“趣味课堂”,则是根据学校老师的特长来安排的。该校副校长赵亚萍说,“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有武术、排球、田径、街舞、篮球等特长,音乐和美术老师也有不同的主攻方向,‘趣味课堂’就会轮流安排,孩子们都觉得特别新鲜。”

但由于托管班涵盖了不同年龄段的学生,“趣味课堂”的推广也并不顺利。杨艳君说,托管班的孩子来自不同学校和年级,课程安排很难满足每个同学的爱好,比如,老师曾在“趣味课堂”上教孩子们折纸玫瑰,“老师会教同学们,在掌握基本技能的情况下,自己来设计手工作品,大家都学得很认真。但高年级的孩子觉得有点太简单了,低年级的孩子学起来还挺吃力。”杨老师说,在统一的“趣味课堂”上,要照顾到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兴趣,确实是个难题。

“自主学习”效率高,家长希望能多安排几期

“趣味课堂”之外,安排学生“自主学习”仍然是托管班的“主业”。丰台五小银地分校的“自主学习”课程,占据了每日托管一半的时间。

7月28日上午9时,记者到达丰台五小银地分校时,是“自主学习”时间,学生们正在安静地看书、写作业,教室里有两名值班老师负责照看。

“没想到在托管班,作业写得这么快。”学生刘丝桐说,在托管班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作业完成的高效,还不到两周的时间,她的暑假作业已经做了一大半,“在家我总想找妹妹玩儿、看电视等,管不住自己。而在托管班里,一到自主学习的时间大家都在学习,氛围特别好。”

不过,对于家长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孩子的安全和作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选择托管服务的家长,多是双职工家庭。邱北生从事社工工作,暑期没有假期,托管班解决了家中的大难题。“以往暑期有时来不及做饭,孩子还得自己点外卖,就觉得特别对不住孩子。”

在邱北生看来,暑期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安全和作息问题:“在家里,两个孩子几乎从不午睡,托管班专门规划了午休时间,孩子们还能安心睡一会儿。”

另有不少家长表示,托管费用较低,给工薪家庭减轻了负担。刘轩妤的妈妈韩女士告诉记者,此次为期12天的托管班,托管费加餐费总共660元。“以前我们也报过市面上的托管班,不仅收费高,看护水平也参差不齐,把孩子交给老人照看,又怕老人溺爱。”韩女士说,这次学校推出暑期托管,不仅解决了照看、辅导作业等问题,而且时间安排合理。“希望能多有几期,下次我们还报名。”

措施

如何解决学校与年龄的差异?托管学校在做这些尝试

托管班的学生们来自不同学校,年龄段也不尽相同。如何解决学校与年龄的差异?托管学校也在做一些尝试。

丰台五小银地分校教导主任杨艳君介绍,学校会以年龄段为顺序再进行分组,如低年级分在一组,高年级在一组,课堂上有的实践活动,会采取小组合作的形式,或在一起做游戏,让同学们之间能够彼此认识和了解;中午饭后,会有一个简单的劳动,如打扫教室、图书管理、器材摆放等,都会让不同学校的同学参与,“这些过程,能够让同学们之间实现较好的磨合。”

十二中附属实验小学的值班老师,会记录下课程进度和学生情况,副校长赵亚萍向记者展示了值班老师记录的电子表格,里面详细记录了学生的特征、习惯,哪些比较安静,哪些比较活跃,哪位同学又提出了什么要求,实现了多少等。赵亚萍表示,这种管理方式是暑期托管的“创新产品”:“值班老师可能刚对一些孩子熟悉起来,就换班了,所以我们就想到用这种详细记录的方式实现信息同步,方便下一位值班老师在管理过程中迅速与孩子熟识。”

来自北京教育学院附属丰台实验学校一年级的王箫杨,是十二中附属实验小学托管班中年龄最小的孩子。王箫杨的妈妈表示,与不同学校、不同年龄段的同学相处,让孩子在交流中也成长了不少,“看到哥哥姐姐们的学习状态,王箫杨也开始有了一些自我规划的意识,这对她的习惯养成是一种很好的熏陶。”王箫杨的妈妈说,如今孩子逐渐学会估算写作业的时间,对自己的暑假生活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安排,“我打算利用托管班的时间把作业写完,接下来的暑期时间可以让爸爸妈妈带我去博物馆、科技馆。”王箫杨对记者说。

建议

调动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分担学校压力

赵亚萍表示,暑期托管从满足部分家长急难愁盼的需求出发,解决低龄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但不能满足于此,“托管班的课程设计应该更有针对性。”她说,应该以学生的健全成长为目标,对托管服务进行规划、实施、选择和要求。现在学校也会让学生自己提出课程建议,努力让课程满足学生的实际需求。但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对于暑期的需求一定是有区别的,“如果以后托管规模大了,学校也需要配备更多的在编师资,才能为不同年龄段的学生有针对性地开设托管课程。”

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市教委官方政务公众号“首都教育”发布的一则相关新闻下方,点赞数最多的一条评论这样写道:“也要考虑一下老师们的工作强度,一个学期已经很辛苦了,如果假期再不休息,家长们踏实了,老师太累了!”

丰台第五小学校长李磊表示,虽然老师在目前的托管班中实行轮班制,并没有占用过多时间,但如果未来托管班大力推广,老师们的压力会无法估量:“今年托管班反响不错,如果以后每期托管班时间变长,就不能只靠本校老师来进行看管了。”

也有学生家长提出,应该调动更广泛的社会力量,例如,联合社区、大学生志愿者等多方群体,为孩子们的暑期创造更多社会活动,不仅可以分担学校的看管压力,还能让孩子们的暑期生活更加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