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废弃20年的公厕到底能不能拆

新闻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

商业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个人,心中都有一处理想人居。理想人居就应该是钢筋水泥城市中,那难得的一方绿意之地。鸟鸣响彻耳边,...

废弃20年的公厕到底能不能拆

发布时间:2023/09/09 新闻 浏览:95

从夏入秋,一面渗水砖墙牵动了东城区麒麟碑胡同里的两个院落。它既是7号院居民住宅的北墙,又是9号院公厕的南墙。公厕已废弃约20年,而今摇摇欲坠没了使用价值,居民住宅因为这间破公厕漏雨也连带着墙壁渗水,大家更担心房倒屋塌的安全隐患。7号院居民主张把公厕拆了,9号院居民和产权单位站在各自的立场却都说为难。8月以来,属地街道联合本报为相关各方搭建共商共治平台,公厕的去留问题大伙儿一起商量,终于找到了平衡各方利益的方案。

溯源

大扫除引出“老大难”公厕

7月初,麒麟碑胡同7号院居民高女士向属地交道口街道府学社区反映了一个难题。北侧9号院里有一间年久失修的公厕,周边杂物堆积太多,且荒草丛生,下了雨总也干不透。公厕的南墙和她家北墙是同一面墙,这面墙就这么让水沤着,导致家里潮气重,家具都会发霉。

7月4日,府学社区党委书记刘正航带着党员队伍,来到麒麟碑胡同9号院,搞了一次彻底的大扫除。忙活了一天,公厕周边齐胸高的杂草全部被拔除,门前各种杂物清理出来不下10车。本以为居民的诉求圆满解决,可刘正航从居民脸上怎么也没瞧出满意来。

“厕所里头不清理吗?”听高女士这么说,刘正航才反应过来,自己会错意了,居民反映的重点不是“周边”,而是“里头”。刘正航伸着脖子往公厕里一瞧,不禁有点发憷。公厕的房顶快要塌了,眼下就靠一根木梁斜支着。那天正下着雨,腐朽的木梁一掐都能出水儿,表面糟得就跟软柿子似的。

刘正航坦诚地告诉居民,自己最初的理解有偏差,如果是公厕里面的问题,那就不是光靠大扫除能解决的。“这事儿我们社区记着,肯定要解决,但是现在清理不现实,万一房塌了后果不堪设想。”

刘正航是一名年轻的党员干部,来府学社区的时间不算长。回到办公室,他赶紧向社区的老主任打听9号院公厕的事儿。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公厕是个“老大难”,社区年年都得帮着清理。“守着这么一个废弃的厕所,谁都往这儿扔东西堆杂物,院子是开放式的,隔三差五还有外人偷倒施工废料什么的。”老主任还说,过去社区一直盯着这事儿,有时候还得请环卫的同志帮忙清理,“环卫主要负责路面,院里的事儿本不是他们的职责,可社区也没有这笔经费,老让环卫友情帮忙也不落忍。”

探访

屋里潮湿发霉每年都得重新刷墙

今年汛期降雨频繁且雨量较大,麒麟碑胡同9号院这间摇摇欲坠的公厕成了社区的重点盯守对象,好不容易挨过了湿漉漉的7月。8月初,记者首次探访了麒麟碑胡同的7号院和9号院。俯瞰7号院的居民住宅和9号院的公厕,呈一个“日”字形,上半部分是公厕,下半部分就是居民住宅,中间的这“一横”,就是二者共用的那面砖墙。事实上,7号院里受影响的至少有3间平房,高女士住的这间相对偏离9号院的公厕,而正对着公厕的是吴先生家的两间房子,受影响更严重。

走进吴先生家,扑鼻而来的是满屋子的霉味儿。整面墙布满了黄斑,吴先生说这墙每年都得刷一次,一过汛期墙就又没法看了。屋里最显眼的是一张上下铺,这是孩子的床。吴先生说,之所以要弄成上下铺,就是怕万一墙塌下来,有个上铺好歹能抵挡一下。“过去我们不怎么在这儿住,现在孩子上学了不得不搬回来。”

记者注意到,9号院的公厕已经破败不堪,房顶的受力点除了那一根斜支着的木梁,还有一根嵌入墙内的横梁。吴先生说这根横梁插在墙里头是最让他挠头的问题。“平时雨水就是顺着这横梁灌到墙里的,导致这墙老被水泡着。再说万一这梁塌了,不也把我们家房顶给挑了吗?”

归根到底,拆除9号院的公厕,才是7号院居民的核心诉求。7号院居民说,盼着赶紧把公厕拆了,他们也好修整一下自家的房子,现在公厕不动,他们也不敢动,万一装修施工把公厕给震塌了,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沟通

拆除废弃公厕的顾虑何在

9号院的公厕是旱厕,居民说至少废弃20年了,现在家门口就有公厕,重修这间旱厕意义不大。可真要拆,犯嘀咕的可不止一两家人。记者从属地交道口街道了解到,麒麟碑胡同9号院的公厕别看破败,可并不是自建或违建房屋,原图纸上就有,属于院落自带的配套设施。拆除得和院落产权单位商量,更得居民同意。

于是记者和刘正航一道,向居民及院落产权单位询问拆除公厕的意向。刘正航介绍,9号院产权单位并非坚持要保留废弃多年的公厕,但他们的顾虑有两方面,其一是9号院空间比较局促,担心公厕拆除后,出现私搭乱建,后期衍生更多问题;其二是资金问题,因为该院的产权单位并非市属单位,拆除公厕的资金需要进行年度预算申请并由国管局批复,目前该院的相关工程不在年内计划中,资金立刻到位比较困难。

现场探访过程中记者也了解到居民的顾虑。9号院居民说,一直以来,公厕所在的区域都是垃圾废料满地,他们担心公厕没了,空间大了,堆的杂物就更多了。

深入交流后,记者还发现了居民更深层的想法——心里有些“不平衡”。9号院狭长,分支多,大杂院给人一种破败感。廊道的墙壁早就没了墙皮,裸露的墙砖风化严重;路面凹凸不平,各种年代的地砖拼拼凑凑,平时绊人,下雨积水。为了7号院的居民生活得更舒适,要去拆9号院的公厕,那9号院的居民能得到什么,只能是拆后的一片狼藉吗?

商量

拆公厕修院子“绑着干”

综合考虑院落产权单位和居民的顾虑,社区很快得出了结论——如果想顺利推动公厕拆除工程,需要满足3个条件。第一,要解决资金问题;第二,要保证拆除后的空间得到合理利用;第三,要同步改善7号院和9号院的居住环境。

由于涉及多方利益,刘正航想到了“吹哨”。于是,8月17日,东城区住建委、院落产权单位、属地街道接诉即办专班、街道环卫所等各部门工作人员齐聚麒麟碑胡同,同居民代表共同商议9号院公厕的去留问题。根据社区的计划,要快速解决资金问题,可以先借助党组织服务群众经费,但要走一个流程,即通过公函的形式告知院落产权单位,并得到确认的回函。需要确认的问题有两点,其一,院落产权单位同意物业拆除公厕;其二,院落产权单位证实其目前无法解决资金问题。至于院落产权单位对以后私搭乱建问题的顾虑,刘正航说可以通过居民议事的方式,大伙儿共同决定公共空间的用途,避免厕所拆除后的空间失管。这个提议打消了院落产权单位的顾虑。

为了解开9号院居民的心结,社区也拿出了院落的改造提升方案。刘正航说,在拆除公厕的同时,还有一项施工可以同步进行,对9号院的排水系统、公共空间进行改造提升,让9号院的居民有更舒适的生活环境。由此,拆掉一间废弃的公厕能同时“盘活”两个院子,各方从对立面一下子变成了共同的受益方,刘正航给出的方案让现场各方都感到满意。

跟进

拆除后空地怎么用居民说了算

拆除公厕的共识达成了,7号院和9号院居民又有了新的关注点。公厕怎么拆?拆除后这块地方到底用来做什么?9月4日,记者再次来到了麒麟碑胡同,到场的除了社区、物业的工作人员,还包括东城区住建委安全科工作人员李海涛。

通过询问居民和现场查看得知,居民为了自家房屋的安全,紧邻碎砖墙自行砌了一道整砖墙。按照现状拆除厕所,不会对居民自家房屋造成影响。李海涛说,公厕的横梁嵌入了碎砖墙的墙壁,拆除时施工方应格外注意施工安全。

解决了拆的问题还要解决用的问题。这块空间如何利用,刘正航继续与居民商量,最初设计了三套方案。其一是将院外的垃圾分类智能桶站挪到院内,让居民倒垃圾更方便;其二是将院外的电动自行车充电柜挪进来;其三是在这块空间内设置公共晾晒区。

最先被否决的是第一套方案。居民说,现在的垃圾分类智能桶站离得不算远,没必要再挪,而且该桶站也不是9号院独享的,如果搬到院里来,周边居民都来倒垃圾可能会带来卫生问题。

在几次走访中记者发现,9号院门前空间并不宽裕,依墙根儿有一排晾衣绳,上面晾着不少衣服,“藏”在衣服下面的是电动自行车充电柜。居民觉得晾衣和充电这两个功能冲突,“要是这里停了电动车,居民就没法晾衣服,所以充电柜自打放在这儿,居民就有意见,导致现在都没启用呢。”9号院一位居民说。

最后,经居民商议决定,把公共晾晒区挪到院里来最科学。

截至发稿时,物业根据社区要求,把院内公共晾晒区的两套设计方案发到了居民微信群里,让大家看看哪套更好。9月7日一早,居民围绕两套方案展开了热议。刘正航告诉记者,居民可以根据目前的方案提出新的意见和建议。待方案确定以后,社区会将公函和方案一同打包交给院落产权单位,得到回函后即可开始施工。

由夏入秋,几轮协商,公厕拆除的难题终于解决了,一面墙牵扯两个院的尴尬要成历史了。居民们说,比起这件事本身,他们更学到了一种新的解决问题的途径:化解邻里矛盾并非你输我赢,通过协商,大家都能获得更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