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桥上有庙 庙里有桥

新闻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

商业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越秀天恒·怀山府| 理想人居的定义,在此刻

个人,心中都有一处理想人居。理想人居就应该是钢筋水泥城市中,那难得的一方绿意之地。鸟鸣响彻耳边,...

桥上有庙 庙里有桥

发布时间:2023/07/25 新闻 浏览:74

老北京城“桥上有庙,庙里有桥”的奇景,只在东安门内能见着。桥是东安门内的望恩桥,庙是望恩桥上的真武庙,这桥非小桥,庙却是小庙,不过山门、影壁、大殿、配殿样样都有,玄天大帝、观音菩萨、关老爷一应俱全。更妙的是,这桥还是由两座皇城门夹着的一座桥,可算高配。

望恩桥原叫皇恩桥,真武庙又叫玄天观,两座皇城门则是桥东的东安门和桥西的东安里门。很多人会问,门没了吧?桥去哪了?庙还在吗?

先说东安门。东安门是皇城东门,明代即有。原本东安门外是御河,河上是望恩桥,因为隔河就是喧闹的市井,给紫禁城内的皇帝带来很多烦扰。明宣德七年(1432年),皇城东扩,在河东岸加建了一道皇城墙,在望恩桥东新建东安门,为七开间、中启三门,并修建为黄琉璃瓦、单檐歇山顶型制,同西安门和地安门堪称“三胞胎”。桥西则是“三座门”型制的东安里门,俗称“墙门”。东安里门两侧旧有的皇城墙并没有拆掉,康熙二十一年的皇城图上还能看到。

从此,望恩桥夹在了东安门和东安里门之间,根据最新发现的一张1911年前后旧照,可知桥有三拱,在宽大的桥面南北两侧建了类似皇城墙的障墙,形成两门之间的封闭通道,障墙外侧还有桥面,是人行便道,便道外侧有矮墙。真武庙就坐落在桥面的北部靠西,障墙之内,山门则冲东,外有照壁,内有幡杆,南墙嵌“万善同归”四方琉璃字。

这便形成了老北京一道独特的景观:桥上有庙,庙里有桥。整座庙的地面都不用铺地砖,直接就是巨大条石拼成的桥面,后墙也是现成的障墙。小庙的安全度就甭提了,两座皇城门紧把着,一般人想烧香都得验明正身。这庙不光位置特殊,历史上还曾留下令人唏嘘的一笔,明末国破时,崇祯帝后曾在此停灵。

无论是这俩门还是这桥,抑或是这庙,留下的影像都不多,甚至东安门一张正面照都没留下,因为有皇上的时候不方便拍,1912年清帝逊位,当年就发生兵变,东安门被付之一炬,此后再也没能原样恢复,所幸东安里门和真武庙都无恙。

三年之后,北洋政府决定复建东安门,拆了东安里门,用其旧料,做了个新型制的随墙三座门。仔细辨识新建的东安门,门券以上都还是东安里门的模样,须弥座也是,只是门洞由方变圆了。新东安门于1916年建成,一年后,张勋率辫子军进京,又闹起了复辟。张宅在东安门内瓷器库一带,讨逆军架炮猛轰,激战后,新东安门弹痕累累。

熬到1924年,新东安门还是在拆卖皇城墙的热潮中彻底消失了。民国十年(1921年),市政当局要拓宽改平望恩桥,要求迁建真武庙于桥西空地,但“工程既大,官费无多”,于是众人集资迁建,才保住了小庙。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宫廷画家徐扬创作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图》。画作如照相机和放大镜一般,详细展示了北京城。夹在了东安门和东安里门之间的望恩桥,在此图中清晰可见。

1911年前后的望恩桥东北端,拍到了北侧障墙和真武庙大殿顶端。

迁建之后,真武庙正式更名为“玄天观”,每年元宵节还有颇具特色的九莲灯。据1928年和1936年两次寺庙调查,小庙当时为供佛、住宿及出租用。1928年有瓦房11间,1936年增至13间,法物也有增加,1928年有塑像5尊,1936年有29尊,可见规模逐渐兴盛。

以望恩桥为界,南段御河1931年改成了暗河,北段则是1950年代所改,望恩桥从此消失。至此,只剩小庙得以异地保全,留存至今。

近年来,大殿配殿均已修缮,小小山门上,门额“皇恩桥玄天观”仍清晰可见。大殿墙体用大城砖,也许移建时取自皇城墙甚至是障墙也未可知,彩绘为清代后期,原有菱花门窗已无,戗檐为精美的狮子砖雕。

如今,东安门及望恩桥的部分遗址在地面2.3米以下,已被开辟为明皇城东安门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