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网红秋景如何打造?颐和园大树修剪班班长有一本古画“秘籍”

新闻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全体毕业生,这4万份打包胶带为你送上毕业祝福!

蔓蔓日茂,蝉鸣渐起,夏日正当时。 拨穗礼成,当毕业典礼徐徐落幕,也宣告着大学四年的故事将要落下帷幕...

  • 发布三份重要研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成功召开

    构建AI驱动的数字信任新生态、探索数据治理和伦理的新实践、推动产学研一体化合作新机制……6月15日,第三届数字信任大会暨ISACA中国2024年度大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会议伊始,ISACA全球副总裁SteveMole表示,随...

  • 拥抱春天,品味精彩人生,开启五一假期之旅!

    春日繁花盛景不可辜负,现在的北京春和景明,春花竞相绽放,“踏青赏花”成为市民旅游出行和社交讨论热点;赏花景区、出行的选择更加丰富,多样化赏花模式“吹暖”春日旅游热潮。 清凉谷景区 密云清凉谷景区的山桃...

  • 家佳康安心守护,国家队运动员年夜饭不简单

    【2024年2月2日,北京】家佳康从2019年开始成为“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报保障产品”,一直为运动健儿们提供安全、健康的肉食保障。正值2024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家佳康携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在农历小年送上...

  •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1361亿美元,增长14.8%。数字营销已经成为品牌方最大的经营成本之一。面对如此巨大的投入,品牌方的管理层...

  • 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

    为提高女性的综合素质,提升女性智慧才能,推动女性教育事业发展,做好智慧女性教育和服务工作,2023年12月7日,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智慧女性教育工作委员会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举行,出席中国智慧...

商业

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萌爆京城暑期档 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萌爆京城暑期档

随着暑期开始,东方新天地「神偷奶爸4北京首展」即将于7月10日萌爆开场!这场为期近两个月的主题活动以“...

  • “华美十载,樱创未来” 美国西北樱桃新梦起航

    7月伊始,百年外滩罗斯福会馆迎来美国西北樱桃“华美十载 樱创未来”——东航包机直航十周年庆典&2024新鲜上市品鉴会”精彩启幕。 午后斜阳下,罗斯福会馆披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美国西北樱桃品鉴盛宴伴随着优雅的...

  • 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绽放 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

    2024年6月18日,一场盛大的香港美心月饼北区产品发布会在嘉铭桐辰的精心策划下圆满落下帷幕。此次发布会不仅是对香港美心月饼新品的华丽亮相,更是嘉铭桐辰与香港美心携手共进的生动见证,共同揭开北方市场的崭新...

  • 越秀北京 梧桐星宸|手慢无 海淀北留给年轻人的置...

    消费升级的浪潮下,“悦己主义”已悄然成为了许多当代青年的生活关键词。有“悦己”的态度,即使身在快节奏的一线城市,多元丰富的兴趣爱好能让他们能从冗杂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中挣脱出来,不拘一格地向他人展示内心...

  • 凯德广场·金牛发布首份商业白皮书 献礼凯德入华三十载

    2024年5月24日,凯德广场·金牛面向市场首次发布单体商业项目发展白皮书。金牛区商务局、金牛坝科技服务功能区管委会、九里堤街道办等相关部门,凯德投资(中国)华南及华西/华中区董事总经理卢志昇及管理团队,六...

  • 天坛精板闪耀2024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

    2024年5月17日,备受瞩目的2024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迎来了一场家居行业的盛事——“经典板材,天坛之选--暨天坛精板官宣推介会”。此次推介会不仅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和消费者的目光,更得到了行业领导及业内同仁的高度关...

网红秋景如何打造?颐和园大树修剪班班长有一本古画“秘籍”

发布时间:2022/11/15 新闻 浏览:145

北京秋叶观赏已经进入尾声,深黄浅绿的绚丽秋景不仅留在了市民的相册中,其带来的愉悦观感也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今年,颐和园的后溪河成了北京秋景“顶流”,年轻人穿着汉服来打卡,还有许多市民游客以“神树”“网红桥”为背景拍摄“大片”。

后溪河两岸的树木色彩斑斓,姿态也颇具韵味。如此诗情画意的网红秋景是如何打造的?颐和园园艺队大树修剪班班长杜劲松向新京报记者娓娓道来。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将树木修出姿态神韵

从颐和园北宫门进入,穿过苏州桥,就到了后溪河。碧绿的湖面明净如洗,两岸浅绿、深黄、橙红交错,斑斓树影和蓝天白云一同映入水中,浓烈的色彩与静谧的氛围相得益彰。偶有画舫船经过,宛如行驶在画中。

一棵漂亮的枫树颜色艳丽,弯曲的枝干探向水面,成了游客排队拍照的“背景板”。颐和园的树木有近3万棵,每一棵的姿态都影响着园林的景观,它们宛如浑然天成,丝毫不见人工修剪的痕迹。这正是大树修剪班的师傅们要达到的效果。

“要把这片枫林的干枝死杈都修剪掉,让树冠看着自然饱满,和湖中的残荷形成鲜明对比。”说罢,杜劲松又指了指河对岸高大浓密的景观树,“那些树冠相连,在蓝天的映衬下形成了一条平缓的弧线。我们修剪就要顺势而为,将突出的、显得凌乱的树枝剪掉,这样天际线倒映在水中,也十分有美感。”

“满山松柏成林,林下缀以繁花,堤岸间种桃柳,湖中一片荷香。”过去200多年里一直延续下来的植物景观布局,不仅是颐和园造园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代表着中国古典造园艺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高超境界。

在颐和园,除了秋天的后溪河,春天的西堤桃花也堪称惊艳。春风拂过,桃花落英纷飞,桃柳姿态典雅,古风浓郁。杜劲松说,西堤树木的修剪上,要注重桃红柳绿和山水之间的透视效果,“不能密密匝匝的”。

杜劲松的修树灵感,来源于案头的一本“秘籍”——《芥子园画谱》。这部画谱集合了明清两代国画名家的经典之作,囊括树谱、山石谱、人物屋宇谱、梅兰竹菊谱等内容,是不少画家的“启蒙良师”。参考借鉴《芥子园画谱》及中国古代山水画上植物的姿态,是颐和园植物修剪的一个传统。

植物修剪方法大同小异,但在皇家园林颐和园中,一草一木的姿态要和楼台亭阁等园林景观环境协调,体现诗情画意,这考验着修剪者的审美和巧思。杜劲松把《芥子园画谱》放在手边,时常翻看,“这里的树木展示了最好的黄金比例,让人看着舒服。”

前不久,他要修剪一株独自长于山坡上的桃树,这棵树头重脚轻,有倾倒的迹象,但它的位置举足轻重,游客下桥后就会看到,关乎游客对景区的第一印象。在思考如何修剪时,《芥子园画谱》中的一幅临水桃花图突然出现在杜劲松的脑海,打开了他的思路。“这棵树可以将前端枝进行部分修剪,剩余的枝条垂向水面,明年4月桃花盛开,可以形成独树成景的效果。”

就这样,在中国传统美学的熏陶下,他按照古画,将颐和园的一棵棵大树修出骨架、姿态和神韵。

通风透光降高度,守护树木健康安全

与公众更关注美观不同,修剪大树的首要目的其实是为了它的安全和健康。如果大树出现了空洞或有病虫害,颐和园的植保班会填补树洞、治理病虫害。大树修剪班的工作则是防患于未然,让树木避免出现这些情况。

“首先从防灾减灾方面出发,再考虑景观。”杜劲松回忆说,十几年前的一天北京刮大风,刮倒了好些大树,光是颐和园就有一百多棵。树木修剪就是要让树体通风透光,如果不通风,一场风来就被吹倒了;如果不透光,树木长势弱、不健康,还容易生虫害。

每次遇到暴风雨天气,杜劲松都要彻夜留在颐和园,以便雨停后,和抢险队员一起处置高危大树和倒伏树木。随着树龄增长,西堤的桃柳树冠逐渐增大,出现互相干扰的现象。2015年冬季,西堤景观树木防灾修剪工程实施,对过于高大、存在倒伏危险的树木降低了高度,并梳理树形,在减轻负重的同时,为每棵树隔开了一定空间,远远望去,简洁疏朗,呈现出一幅长长的烟柳画景观。

十多年来,大树修剪班分期分批为颐和园内大树降低了4-5米的高度,修剪上部的交叉枝、下垂枝、病虫枝及枯死枝等。再遇到恶劣天气时,大树的损失率已大大降低。“我们修剪不能跟在马路上似的,光给树‘抹头’,还要让树冠看起来圆满自然,尤其是柳树,要减少规则性修剪和人工的痕迹。”

修剪的方法也有讲究,为了避免大枝、粗枝劈裂,杜劲松使用了“三锯法”。第一锯从下往上锯,深度大概是枝干粗细的一半,他称作“背一刀”;第二锯从上往下锯,速度要快,避免劈裂伤及树木主干;第三锯则是修去残桩,形成光滑的锯口,确保树木快速愈合。

分层次修剪打开视觉廊道,让美景“漏”进来

上世纪90年代,颐和园绿化队的主要任务是以绿化荒山为主,三五米就要栽一棵树。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大家意识到,树栽多了,万寿山成了一座大绿山。颐和园的老照片中,植物和亭台楼阁相互掩映,而当时随着苍松翠柏日渐长高,山上的古建逐渐被树林掩没,在昆明湖上看不到恢弘的园林建筑,在山上的亭台楼榭同样望不到碧波荡漾的昆明湖景。

杜劲松回忆道,随着绿化队改名园艺队,员工们对公园有了更深的认识。“我们所在的地方不是马路和荒山,而是皇家园林。这些亭台楼阁是谁设计的?万寿山上‘前柏后松’的植被特点有何寓意?植物和山水、地形和建筑如何协调得更加漂亮?这些都需要我们用心去学习和思考。”

他琢磨着,应该通过树木修剪,打开视觉廊道。在万寿山的最高处,“透景工程”应运而生。园艺队队员以游客的视角走了一遍,发现大家低着头爬山,眼前除了山路就是树,有点闷;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坐在椅子上休息远眺,昆明湖美景却被高大茂密的树木遮掩了。

修剪树木降低高度,但两年后它们还会长起来,于是大家想到了透视的方法。“我们对游客眼前遮挡视线的浓密枝条和树冠分层次修剪,形成视觉窗口,让风吹了进来,让美景‘漏’了进来。游客行至此处,就会非常舒适。”

通过“透景工程”,游客有了移步换景的感觉,当年的景观意境也得以重现。

1986年,颐和园招工,给公园增加绿化力量。“当时唯一的条件就是写承诺书,志愿参加绿化工作,一辈子献身绿化不换岗。”杜劲松看中这是一份正式工作,和另外17个小伙子一起进了绿化队。当时他的一些同学在商场当售货员,每天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蓝裤子,而他一上岗就满山扛树杈,一天下来,工作服上全是尘土。

虽说工作环境和同学有着天壤之别,但杜劲松干起来还挺有劲儿的。颐和园绿化队的18个小伙子凑在一起,总喜欢比着干活儿。当年12月入职后,他们正赶上公园冬季常规修剪花灌木,师父给每人发了一把剪子、一把手锯,让他们自己磨剪刀、伐锯。

“那时候师父带徒弟很有方法,既不把工具准备好,也不主动追着教我们,而是让我们从最基础的开始摸索体验。我们遇到不懂的向他们请教时,他们再把积攒了多年的省力气、高效的经验一一传授给我们。如此一对比,我们领悟得快,记得也扎实。”

杜劲松真正爱上这份工作,是次年检验成果的时候。“我去年修剪的树也好,花儿也好,都有感情了,看着它们长得漂亮,我很有成就感。大家看谁修剪得比自己好,也都不服气,想着要再跟师父多学两招。”

给20米高的大树修剪,需要胆大心细、身手敏捷。有的小伙子恐高,无法胜任这项带有风险的工作。在没有高空作业车和高梯的年代,杜劲松是上树的“天选之人”,他爬树快,在树上很“粘”,就跟长在树上似的,可以轻松掌控自己的身体。

在颐和园工作了36年,让杜劲松欣慰的是,游客的素质在不断提高,对树木也更加关注和爱护。他在修剪树枝时,隔离带外常有游客观摩,偶尔有人提出质疑,更多的人是请教和探讨。每当这时,他都十分愿意与游客交流沟通,告诉他们修剪树木的意义。

如今,杜劲松正在把从师父那学到的技艺和自己总结的经验分享给年轻人。有的人刚入行,看着枝繁叶茂的树木不敢动手,他时常启发鼓励他们,“你拿起剪子或者锯的时候,摸着良心问自己为什么要修剪?咱们不是为了完成工作而工作,而是为了这棵树的健康,也为了衬托后面的景色。只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怎么修剪都是对的。”

作为古典皇家园林,颐和园里不同地区对景观意境有着不同的要求,精细化养护和修剪措施也要顺应这些要求。为了传承修剪技艺,杜劲松的经验以工作制度的形式被结集成册。“带徒弟只能带十几个人,教他们几十年。这个章程册子既有技艺,也有安全提示,可以为今后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实践提供参考。”

杜劲松今年52岁,他很自豪自己践行了当年入园时的承诺,将全部的职业生涯贡献给了颐和园绿化。